<kbd id='5xsllwdd'></kbd><address id='5xsllwdd'><style id='5xsllwdd'></style></address><button id='5xsllwdd'></button>

          評劇界對劇種音韻的認識誤區

          在AG8藝術改革的近50年中,守舊派和革新派常常爭論不休、各不相讓 ,而兩派對傳統AG8的理論認識非常欠缺卻是共同的 。我們總說AG8藝術博大精深 ,但卻很少有人真正關心AG8藝術的理論建設 。

          一、以普通話爲劇種音韻

          在AG8藝術改革的近50年中 ,守舊派和革新派常常爭論不休、各不相讓 ,而兩派對傳統AG8的理論認識非常欠缺卻是共同的 。我們總說AG8藝術博大精深 ,但卻很少有人真正關心AG8藝術的理論建設 。任何一種事物如果缺少對它的理性認識 ,解決其發展問題是不可能的 。AG8及其音樂的發展是離不開科學性的 ,沒有科學的觀念和方法單憑熱情只能導致蠻幹 。評劇音樂的韻味離不開評劇音韻 ,而二十世紀30年代中期以冀東、天津、北京三種語音相混合的複合型評劇音韻已經穩定、規範 ,評劇音樂的韻味已經爲社會審美所確認 ,並且一直延續到50年代 。爲什麼今天評劇界卻普遍認爲評劇用普通話演唱呢 ?當然 ,主要原因在於大家對評劇音韻不瞭解、不認識 。因此在幾十年的評劇音樂改革中 ,音樂家們並沒有意識到評劇音樂與語言的關係 ,以及劇種音韻對評劇音樂風格的制約和規範作用 。早在1957年胡沙先生就說過白玉霜在30年代中期“差不多將唱白全部改成北京話 ,因爲她的演出地點 ,更促使她這樣做 。她這樣做 ,不單是使唱白達到了‘字正腔圓’ ,而且爲評劇向全國範圍發展準備了條件 。”他的話中有三個問題需要說清:第一 ,任何一個成熟的藝術形式都不會、也不可能因演出地域的改變而改變自己的基本藝術方法和藝術特色 。二十世紀30年代中期正是評劇的鼎盛時期 ,評劇藝術已經成熟 。白玉霜無論到上海還是在北京演出 ,她都是以自己的藝術魅力征服觀衆的 ,而不可能以犧牲自己的藝術表現去遷就觀衆(其實觀衆未必在劇種音韻之外對藝術有語言上的苛求) 。因爲這種遷就對藝術本身是不利的 。針對這一問題 ,我考察、分析了白玉霜的絕大部分唱片 ,結果是她的演唱中明顯包含着冀東、天津、北京三種語音 ,具有地道的評劇味 。說白玉霜改用北京話演唱顯然是與事實不符的 。第二 ,衡量一個AG8演員的演唱是否字正腔圓 ,依據和標準只能是劇種音韻 ,而不可能是北京話(或普通話) 。如若不然 ,全國300多個AG8劇種的演唱 ,除單純運用普通話的劇種外 ,豈不全部無法達到“字正腔圓”了 。也可能胡沙先生認爲評劇屬於單純用普通話演唱的劇種 ,但不知這種認識有否客觀依據 ?也許當時正值國家推廣普通話 ,屆時AG8界因爲是否要運用普通話曾展開過討論 。可能胡沙先生便因此認爲評劇應當以普通話爲基本藝術語言了 。但是我以爲 ,推廣普通話是日常用語問題 ,而劇種音韻中運用方言語音是藝術形式問題 。藝術雖然與生活密切相關 ,但藝術卻不能等同於生活 。

          也許是因爲胡沙先生的《評劇簡史》和他在評劇界的影響 ,加之人們對推廣普通話的誤解 ,導致了評劇以普通話爲劇種音韻的誤區 。但本質地看 ,這種誤區的形成還是由於對評劇音韻的內涵及其作用缺少應有的認識所致 。這大約是評劇韻味淡薄的原因之一 。好多人不喜歡評劇 ,認爲評劇演唱太“水” ,指的就是韻味淡薄 。其原因就在於評劇丟棄了自己的劇種音韻 。第三 ,是否單純用普通話演唱評劇藝術就能向全國範圍發展呢 ?這種看法不科學 。京劇是全國性劇種 ,它並不用普通話演唱 。評劇在二十世紀40年代就流行大半個中國 ,也並不單純用普通話演唱 。而當今流行於全國的喜劇小品 ,如趙本山、鞏漢林等演員用的都是東北話 。這些都說明 ,藝術要流行於全國全在於它的藝術魅力 ,並不是簡單地以使用普通話爲條件的 。一種藝術的普及與是否運用普通話大約沒有必然的因果聯繫 。問題是 ,如果僅僅是胡沙先生個人認爲評劇應當用普通話演唱還不要緊 ,要緊的是由於對劇種音韻的無知、對藝術語言與生活語言關係的無知、和對推廣普通話的誤解 ,幾乎造成全國範圍內評劇音韻的丟棄 。這便是評劇音樂發展中一個重大的問題 。正因爲如此 ,所以當代評劇韻味的淡薄是不可避免的 。

          二、將評劇音韻與字正腔圓相對立

          由於在認識上對評劇音韻的無知 ,在評劇音樂近50年的實踐中 ,以普通話語音當作評劇音韻已經成爲專業性音樂創作的“理性自覺” 。這樣 ,於認識上便常常發生混亂 ,由此導致了創作方法上的失誤 。比如一位評劇音樂家在總結評劇音樂創作中如何保持評劇音樂風格時談到:“我們在行腔時儘可能地注意了評劇‘字正腔圓’的傳統 ,絕大部分旋律均適應普通話的要求 。少數倒字的處理 ,運用了一些唐山方言的語音 ,也是爲了突出評劇的風格 。”我們說 ,AG8唱腔及其演唱的字正腔圓 ,都只能依據於劇種音韻 。以上談話中所說的“字正腔圓” ,顯然是以普通話語音爲依據的 。說明這位音樂家對評劇音韻是生疏的 ,因此他把“旋律均適應普通話的要求”視爲字正腔圓 。但是他卻忘記了單純以普通話語音爲標準的音樂是否還具有評劇味 ?後面他談到“爲了突出評劇的風格” ,“少數倒字的處理 ,運用了一些唐山方言的語音” ,這句話雖然表面上看 ,他知道唐山語音中可反映出評劇風格 ,但卻又把這反映評劇風格的語音視爲“倒字” 。這豈不自相矛盾 ?這位音樂家的思維邏輯是這樣的:要突出評劇風格(遵循劇種音韻) ,唱腔旋律就必然倒字 ;要字正腔圓 ,唱腔旋律就必須適應普通話的要求(背離劇種音韻) 。在這種認識的支配下 ,評劇音樂創作要追求字正腔圓 ,則必然以捨棄評劇藝術風格爲代價 ;要追求評劇藝術風格 ,則必然違反字正腔圓的審美習慣 。這種認識上的混亂導致了劇種音韻與字正腔圓的對立 。雖然這位評劇音樂家也申明“儘可能地注意評劇‘字正腔圓’的傳統” ,但由於他對傳統並不真正理解 ,因此在這良好的願望下違背甚至破壞了評劇傳統中所蘊涵着的藝術規律 。我們說以字正腔圓爲標準的傳統AG8審美習慣 ,是從對劇種音韻的把握中形成的 。正是由於對“聲依永 ,律和聲”這種作曲法則的不認識 ,才產生了上述思維邏輯 。而這種邏輯在客觀上所導致的結論便是:藝術要發展不必遵循其自身規律 ,因此打破它原有的風格是必要的和不可避免的 。這樣 ,評劇音樂發展到現在韻味淡薄是毫不奇怪的 。

          問題的嚴重在於上述認識在評劇界極爲普遍 ,評劇音樂家們並不知道 ,評劇在客觀上存在着自己的劇種音韻 。評劇唱腔在旋律上與評劇音韻中的冀東、天津、北京三種語音相聯繫 ,這種聯繫便決定了評劇的韻味 。

          三、專業性創作的不完善

          評劇韻味淡薄對於評劇音樂創作而言還有另一種原因 ,那就是音樂創作專業性的不完善 。二十世紀50年代以來 ,由於新音樂工作者的加入 ,評劇音樂創作擺脫了民間性而轉換爲專業性 。新音樂工作者大都掌握了西洋作曲技法 ,或者說掌握了音樂的一般理論 。主要問題在於評劇音樂自身理論建設的滯後 。由於這樣的原因 ,造成了評劇音樂專業性創作的先天不足 。又由於以上原因和認識上的誤區 ,導致了許多音樂家認爲以西洋作曲技法完全可以解決AG8音樂的發展問題 。這種以音樂的普遍性等同或代替AG8音樂特殊性的認識 ,在AG8界流毒深廣 。持這種認識的AG8音樂家自然對劇種音樂理論不感興趣 ,有些人甚至以“左”的眼光 ,將傳統AG8及其理論視爲落後無用的垃圾 。

          上一篇:評劇的初期唱法   下一篇:評劇的劇種音韻與劇種音樂風格

          返回首頁

          更多>>相關文章

          網站首頁|梨園資訊|名家名段|AG8人物|AG8伴奏|AG8曲譜|AG8臺詞|AG8文獻|梨園漫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