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w36raiqe'></kbd><address id='w36raiqe'><style id='w36raiqe'></style></address><button id='w36raiqe'></button>

              <kbd id='fqnq2ucg'></kbd><address id='fqnq2ucg'><style id='fqnq2ucg'></style></address><button id='fqnq2ucg'></button>

                      <kbd id='gnvj7ujf'></kbd><address id='gnvj7ujf'><style id='gnvj7ujf'></style></address><button id='gnvj7ujf'></button>

                              <kbd id='m3lh3ods'></kbd><address id='m3lh3ods'><style id='m3lh3ods'></style></address><button id='m3lh3ods'></button>

                                      <kbd id='05peesqe'></kbd><address id='05peesqe'><style id='05peesqe'></style></address><button id='05peesqe'></button>

                                          崑曲與程腔

                                          程腔其聲清越 ,先生嗓子窄亮 ,高音如同裂帛 ,如黃鐘大呂 ,有金石之音 。金石之音也是歷代詩家所讚賞的最高境界 。什麼是金石之音呢 ?編鐘 ,敲打編鐘的聲音 ,清越激昂 ,後來用以喻詩喻人 。

                                          程腔其聲清越 ,先生嗓子窄亮 ,高音如同裂帛 ,如黃鐘大呂 ,有金石之音 。金石之音也是歷代詩家所讚賞的最高境界 。什麼是金石之音呢 ?編鐘 ,敲打編鐘的聲音 ,清越激昂 ,後來用以喻詩喻人 。程先生 ,低腔婉轉幽咽 ,彷彿崑腔 。低腔溫柔敦厚 ,哀而不傷 ,更是《詩經》意趣 。然則高低結合 ,靈活運用 ,或用技巧或雜學旁收 ,或進退有致 ,真玲瓏剔透 ,不可學亦不可得也 。

                                          崑曲流傳下來 ,基本上是以劇本爲主的 ,不像京劇發展了演員的個性 ,而成流派 。崑曲沒什麼流派可言 ,一般是按地域來分 ,本質上是一樣的 。崑曲要有曲情 ,所謂“情不自已 ,一往而深” ,大部分的昆曲劇本都大旨談情 ,解脫個性 ,追求個性解放 。作者更同情於劇中人物 ,並不是非正即邪 ,而是寫的有血有肉 。而程派的藝術風格也是如此 ,就程派來說 ,角色不再是粗線條的 ,描摹內心 ,刻畫人物 ,更爲具體 。如報仇血恨的申雪貞 ,如風塵浪跡的紅拂 ,如愛國離鄉的文姬 ,不勝枚舉 。這些人物都充滿了反抗精神 ,不爲體制所束縛 ,追求個性解放 。這點與崑曲精神大抵相近 ,專門寫情:愛情、性情、悲情、豪情、愁情 。情之大者 ,凡塵中萬事萬物皆由此出 。程先生塑造的角色 ,程先生的劇本深得此味 。情感複雜 ,棱角分明 。既是現實主義 ,又是浪漫主義 ,在現實生活中有原型 ,又高於現實生活 。能不脫離生活 ,又處處演繹生活 。而且 ,有些人物早就昇華到悲天憫人的境界(如張惠珠) 。

                                          程腔的意境是崑曲味的 ,當然這個是通感 。那些慢調、反調 ,幽咽婉轉 ,溫柔細膩 。那些快板 ,一氣呵成 ,神情貫注 ,看官可聽《千忠戮》八陽 ,可聽《桃花扇》哀江南套 ,這兩段蒼涼、厚重的意境可與之相類比 。如《沈雲英》的“到如今真個是埋骨成灰”《文姬歸漢》的“荒原寒日嘶胡馬”《春閨夢》中的“一霎時頓覺得身軀寒冷”等等 。

                                          程腔是詩性的 ,深沉而靈動的 ,而有人把它變得簡單、粗糙、淺薄、僵化 ,甚是可恨 。

                                          沒有內涵的簡單生硬的誇張的所謂的新程派 ,不算全面的繼承 ,不算成功的繼承 ,最起碼還通不過我這個還很無知的小輩的法眼 ,更融匯了傳統文化文化中詩詞的成分 。詩以言志傳情 。

                                          詩以境爲上 ,以品格爲上 。魏晉及先秦的古詩 ,歷來爲詩家稱道 。古詩拙樸 ,往往流露最純真的性情 。

                                          古詩不囿於格律 ,卻以篇爲律 ,以氣爲格 ,實爲上品 。魏晉的士大夫風氣 ,更爲世人所推重 。

                                          分享到:

                                          上一篇:崑曲曲牌的構成   下一篇:笛子在崑曲中的表現藝術

                                          返回首頁

                                          更多>>相關文章

                                          網站首頁|梨園資訊|名家名段|AG8人物|AG8伴奏|AG8曲譜|AG8臺詞|AG8文獻|梨園漫話